菁仔50七星一包 ( 我要點數~ )人氣:188063

好久好久2011-02-07

哇 ..

我消失快兩年了耶 ..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咧 ..


看清2009-04-22

幹你娘咧 ...




妳這女人真它媽的奇怪 ...



原來 ...


他們口中說的 ... 確實是如此



我看清妳 ... 這女人

我耖妳媽的王八蛋 ...


我沒對一個女生那麼的生氣過 ...

我耖妳娘的 ... 妳還是頭一個 ...



妳搶到頭香了 .. 感覺還不錯吧


耖妳媽的姬掰康 ...


想跟我玩 .. 還早呢

回家練練在來吧 ...



幹妳娘的老姬掰 ...


這是妳逼我的


妳這種女人 ... 沒救了


從今天開始 ...



我要遠離妳 .............


被鬼壓2009-04-22

前天 ......






我喝了半杯 綠茶 ......






之後 ...... 要睡覺的時候





我竟然被鬼壓欸


我不知道是我作夢夢到被鬼壓 還是 ......


我是真的被鬼壓欸



幹 ...

真它媽的有夠真 ... 而且




我映像中 ... 還是一個小女孩


穿白色衣服的 ... 短頭髮 ... 慢慢的往我的臉 ... 越靠越近




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耖



真的很恐怖欸 ...





到底是真實的還是作夢啊 ...... 天哪 ~~~



我是不是該去收驚啊 .........





莫非 ~~~~~~












是那杯 綠茶 的關係吧 (( 疑問ing ))


分手2009-04-17

電話的那頭 說著你和我
我知道你哭紅了眼睛想要跟我分手
我沒有去問過 分手的理由
原因是什麼 讓我無法挽救
曾經說過天長到地久 現在只剩下我
如果 如果這樣能讓你快樂
痛苦寂寞讓我來承受

分手讓我很難過 沒有人來安慰我
看著過去的照片 喝著苦澀的啤酒
希望時間能夠為我停留
好讓我安靜的治療傷痛
空虛的房間 回憶的畫面
時間依樣在走 日子該怎麼過

分手讓我很寂寞 誰又能來安慰我
我能不能 將你挽留
現在的我實在無法放手
傷心或難過 寂寞和墮落
停留在我心頭 讓我一一承受

天長地久 曾經擁有 誰都說過
我還是選擇放手 好讓你飛向自由
這是我最後最後的溫柔


巧合2009-04-17

佛教常說:「因果輪迴」
這四個字 你(妳)不的不相信

有一對情侶
感情好的讓人忌妒
這一對戀人
相愛了一年多 一次爭吵都沒有

賈若薰是在一所明星幼稚園當老師
戴伊希則是一的普通的上班族
兩人的感情常常讓人誤會是新婚夫妻

有一天
若薰的爸爸告訴若薰說
要幫她相親
若薰聽到就說
若薰:我為什麼要相親?我才不要相什麼親咧!
爸:在不找個人嫁!恐怕就嫁不出去了喔!
若薰:我不要結婚辣!現在還太早~
爸:女兒啊~爸爸身體不好 恐怕等不了那麼久
我還要抱孫子呢!( 突破女兒的心防 )
若薰:老爸~ 其實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再一起一年多了
感情一直都很穩定 ( 爸爸不知情 )
爸:( 聽女兒這麼一說 也就放心了 )
也告訴女兒 明天請她男朋友到家裡吃飯!

到了晚上 
若薰就帶的伊希回家吃飯
一踏進門
基本的禮貌
向伯父 伯母打了招呼
若薰的爸媽也喜歡眼前這位
未來的女婿

到了飯桌前
閒聊了一會兒
伊希也有意思要娶若薰為妻
伯母二話不說就決定了
三個月後先訂婚在三個月後結婚

時間過的很快
轉眼間
三個月到了
也是訂婚的當天
雖然
只有若薰的爸媽跟若薰 伊希 四個人
但也因為是訂婚而已
所以
低調些

一個月過去了
離結婚越來越近
但是
也是惡夢的開始

今天
伊希像往常一樣
要去上班的時候
突然的頭痛
痛的快要爆炸似的
沒辦法的他
只好向公司請了病假去看醫生

付了錢 掛了號
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等著護士叫號
一名護士拿著單子嘴裡叫著
戴伊希
請到這裡來

伊希見到了醫生
醫生:請問哪裡有不適的地方嗎
伊希:今天要出門時 突然頭痛 不知道為什麼
醫生:( 左檢查又檢查 檢查不出個所以然 )
只好幫他照個x光
伊希:等著護士幫他照x光
照完後
一等在等 半個小時過去了
醫生叫了伊希
醫生:面有難色的看個伊希
伊希:緊張的問醫生怎麼了嗎
醫生:告訴你之前 請你先做好心理準備
伊希:嗯
醫生:你得了腦癌 已經末期了 病毒也開始蔓延
如果不開刀
最多剩半年多的時間
開刀的話
最多也一年
伊希:聽到這消息 對他來說 真是晴天霹靂

回到自家中
心想到底要不要告訴若薰
但是又怕若薰傷心
最後伊希選擇了隱藏
可是
離結婚只剩兩個月
讓伊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伊希也把工作給辭掉
卻沒有讓若薰知道
只好騙若薰說公司派他出國應酬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直到了結婚的當天
都沒有伊希的消息
若薰只好打去伊希的公司
那頭卻說 戴伊希已經離職一段時間了
若薰聽到 真不敢相信
更不知道該怎麼向爸媽與親朋好友交代
時間的逼近
只好告訴爸媽
婚結不成了 因為新郎跑了

若薰的爸媽氣的快昏倒
也只好拉下臉皮向親朋好友告知喜酒取消

若薰傷心的大哭 聽爸媽的責罵
終究還是得相親

相親成功 也快快將喜事完成
男方家是背景算不錯
可是
若薰就是不喜歡
一點感情都沒有
要不是看在爸爸的身體越來越差
又急著想要抱孫子
若薰才不要嫁給他咧

一年過去了
若薰生了一對龍鳳胎
也實現了爸爸的願望
但是
若薰心中的那個男人
始終沒有忘記過

歲月不饒人
若薰的爸爸也因為身體不佳
住在醫院
情況並沒有好轉
只見越來越糟糕

某天深夜
急診室亮起了紅燈

若薰在門口為爸爸祈禱
不久
看見醫生喪著臉走出來
對著家屬說
抱歉 我們已經盡力了
若薰聽到了
沒有力氣的哭倒在地

之後
若薰幫爸爸弄好後事
安置再最好的靈骨塔位置

此時
若薰的兒子只個阿公旁的靈骨塔
一邊指著 一邊叫個媽媽
若薰看到兒子這樣的舉動
打了一下寶貝兒子
告訴兒子
不可以這樣

若薰也不忘向那位靈骨塔道歉
仔細一看照片
若薰傻眼了
不敢相信的她
在往下看

沒想到照片裡的那個人
就是曾經要娶若薰為妻的
戴伊希

可是
讓若薰最難過的是
塔上的日期
正剛好跟若薰的小孩生日
同一天


等待2009-04-17

還記得你以前常喜歡對著我說:「好不好」

這個夜晚無聊的夜晚
想說來整理整理以前舊東西

翻著翻著 看到一本你送給我的書
書名叫做「等待那個女孩的回答」

雖然 有點忘記書裡頭的故事
但是剎那間 腦子裡頭卻回想著當年

當年的你
為了要幫我過生日的前一天
無聲無息的失蹤
打電話給你卻是關機 到處打聽你的消息 總是一問三不知
憤怒的嘴裡頭念著:你到底去了哪裡
心裡頭卻是這樣想:擔心你擔心的要命
沒有了心情 不吃不喝不睡
直到了我生日的今天
想說你到底去了哪裡 一點消息都沒有

沒多久 手機突然響起
急忙的拿起手機 一通無號碼的來電
也不以為意的 按下通話鍵
遠方傳來熟悉的聲音 那就是你
在當我要開口說話時 你打斷了我
搶先一步說:妳趕快整理一下 記得打扮的漂亮一點
下午六點到xxx路口轉角的麵包店門口等我
話一說完 就掛電話了

當時心想 你失蹤了一天多 衝忙的一通電話 那都算了
重點是我話都沒說一句 就把電話給掛斷
越想越火大

看著牆上的時鐘 離六點也剩沒多少時間
煩惱著要穿什麼 最後 只好選擇一件 白色連身小佯裝 準備出門
到了麵包店的門口 等待你的赴約
一分一秒的過去
始終不見你身影
這次我真的生氣了

綠燈一亮
低著頭過著斑馬路 此時 旁邊的路人 都在竊竊私語
正當我抬頭一看
有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
左手拿著一大把的氣球
右手拿著一束紅玫桂花
真不敢相信那個人就是你
看傻的我站在原地 你一步步的走向我
此時 你的右手邊有一台快速車向你開去
當我回神叫住你的時候 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剎那間
氣球的飛逝 飛上天空
玫瑰花的花瓣 散落在地上
我不敢相信我眼前的場景 我真的不敢相信

我跑向 躺在血浴中的你
緊緊的抱住你 哽咽的說不出話
眼淚 像似關不住的水龍頭

此時
你卻對著我說:「生日快樂」
你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 要我打開看
當我打開時 發現 是一枚戒指
你慢慢的將那枚戒指帶上我手指
嘴裡卻說著:「寶貝 嫁給我 好不好?」

話說完了 一切的幸福也停止了


倒數計時2009-04-17

各位 ...

下禮拜的星期五 ...

也就是我的生日 ...


哎 ..

這是啥世界押 .. 有誰可以告訴我 ..

為啥 .. 人類是如此的恐怖 .. 自私 .. 善變 ..


沒有用的人...2006-10-12

幹 .. (( 是怎樣辣 ))

有手有腳的 .. 布去找工作 .. 整天只會在家當米虫 ..

在家最小 .. 啾要幫泥做東做西的逆 ..泥她媽算老幾押 ..